编者按:文化对于设计有多重要?在一流的设计学院相关的批判性思考课程里,这个话题时常被触及,学生也经常被教导:文化极其重要。不过,事实上不同国家的日常产品设计的课程设置往往显得缺乏多样性,这究竟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现象?

本文由著名的设计研究员Don Norman执笔,审视上述的现象,论述其对设计的启示。Don Norman就职于主流研究性大学的心理和认知科学学院、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院以及工业设计学院。

他的工作经验包括担任大型跨国电子产品公司的高级执行官。对于“文化对于现代产品设计有多重要”这一问题,他的答案是“No”。本文除了有Norman自己的观点以外,还交织其他设计师对此的不同反响。

随着技术与设计的关系越来越深层、难以分开,两个领域的思考方式也产生了碰撞和交缠。在本文中,也可以一窥由技术延伸的设计思考,与传统“以人为本”的设计思维相互碰撞的火花。

文化对产品设计关系多大 ?  国外名设计师讲座

在商店里的杯子。图片来自Flickr网站。摄影者:Nancy。作品名:Welcome to the land of cheap, mass-produced stuff 。

批量生产主导的大量生产的产品生产和工业设计师所接受的教育两者中均缺乏文化多样性,我认为在这点上我的观点是准确的。然而这样的情况,会引起两种不同的解读。

以前,如果要到国外去的话,我都会去当地的百货商店看看,感受一下各种商品给我带来的巨大的文化差异感,例如炊具、餐具、手工艺和园艺的工具等等。时至今日,我却很少这样做了,因为现在所有的商店都长得一个样。电饭煲和炒菜锅原产自日本和中国,但是现在它们在全世界的厨房用品店均有销售。

意大利、德国以及美国的电器品牌在亚洲也有销售,亚洲的电器品牌也在意大利、德国以及美国等地出售。在哪个国家设计或生产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不管是亚洲诸国、北美还是欧洲,生产出来的电视机、汽车、手机、相机或者是冰箱,看上去都是一样的。

我有一辑照片,拍的是世界各地的商店、餐厅和街景。有时候我会把他们用到我的讲座中,来让听众猜猜图中的景色是在哪里拍的。大家通常会回答得十分自信,但是他们总会答错。例如图1,这张图是在哪个城市(或者国家)拍摄的?哪个地方都像。在亚洲、欧洲甚至是美国都能找到这样类似的商店陈列。

就连照片里拍到的语言文字都代表不了什么。世界上到处都是中文、英文、法文、韩文或者德文的标志。一张拍摄香港街道的照片,里面出现的中文也有可能会比一张拍摄三藩市、纽约、或伦敦的照片里出现的中文少。很多人会猜图中的景色像是西欧的地方,然而事实上,这是韩国大田市的一家百货公司拍出来的照片。

文化对产品设计关系多大 ?  国外名设计师讲座

文章所提的商店。图片来自原文。同样地,设计师的培训也总是大同小异。我造访了不少世界顶级的设计学院,它们的课程和教学方法都是相像的。我发现,一个国家内不同学校之间课程设置差异,比在美国、香港、韩国、英国和荷兰这些国家间比较出的差异大。

从移动电话的生产中,这种趋同现象也可见一斑。在过去,手机的尺寸和外观在不同地区是不同的。尽管所有的手机在功能和操作方式上是差不多的,但是日本的年轻女孩和上班族用的是不同风格的手机,而西方国家的商务人士和金融才俊则钟爱黑莓手机。

今天,随着智能手机的面世,主流的手机操作系统就只剩下了三种:谷歌的安卓系统、苹果的iOS系统以及微软的Windows Phone系统。iPhone和iPad除了内置的不同界面语言以外,并没有做出什么迎合不同文化的改造,然而它们却能风靡世界。有来自欧洲、亚洲和美国的安卓系统手机(最常见的安卓手机品牌是韩国和台湾的)。微软的Windows Phone 7.5和Windows Phone 8系统手机也是如此,无论手机来自欧洲还是亚洲的,都不再与文化有所联系了。

文化对于产品设计还有多大的关系呢?结合上述的例子,对于这个批量生产主导的世界——也就是工业设计的世界是工业设计——文化似乎已经变得出乎意料地无足轻重了。这是事实吗?如果是,那么这是一个积极的还是消极的现象?

对思考设计的一些启示

技术决定活动,活动决定设计。当设计适合技术时,人们就能容易接受,不论其文化背景。例如乐器,很多乐器学起来都很难,小提琴要求演奏者摆出奇怪的、难受的姿势和手形。全世界乐器的演奏指法都怪怪的。

人们花费令人惊讶的技巧去学习在乐器,并不是因为那些指法和姿势合适他们的身体,而是因为设计指法和姿势因应着乐器本身,因而也才能演奏。也就是(对指法和演奏姿势的)设计是为了适应(乐器这种)技术硬件,适应了技术硬件才能应用产生活动。

几十年前,我曾经认为文化的差异对设计来说是最基本的元素,而且能让设计变得更加有意思和令人兴奋。今天我依然相信文化差异根本而有趣,但更多存于一些基本事物中,例如对社会互动的掌握,对食品的口味,对不同风格的偏好。现代的产品的设计是为了服务某些特定的活动,所以事实上就是那个活动本身来决定产品的设计了。

在活动方面,传统的活动深深受到文化的影响,但现代办公、生产、交际、财务计算或者是交通运输都是由技术来主导。拿财务计算来说,它具体是由各种为了统一交易和计算而使用的全球通用标准来设定的。因此,很多活动就由我们所使用的技术来起决定作用,如汽车、电脑、手机、火车和飞机;或者是由与他国、他文化无障碍交流这个目的所决定的。一旦技术起了主导作用,文化的影响也就日趋式微了。

上述的观察结果,对思考设计有着重要的启示。现代产品是由技术驱动的,因而技术反过来决定着活动。设计师关注以人为本的设计,关注用户的需求,但是把这个目标放之于服务全世界成千上万的用户却显得不太实际。例如电脑、软件、手机、手机软件、汽车、厨房用具、家庭用品等产品都是为了无数消费者设计的,那以人为本设计的那一套就不可行了:无数人的需求哪能一一实现?在此,我提出:技术引领着活动,设计因而要以活动为本。意思就是活动决定设计(关于这个主题,我有另外专门的论文,详情见文章最后引用部分)。

文化对产品设计关系多大 ?  国外名设计师讲座

技术决定活动,活动决定设计。当设计适合技术时,人们就能容易接受,不论其文化背景。例如乐器,很多乐器学起来都很难,小提琴要求演奏者摆出奇怪的、难受的姿势和手形。全世界乐器的演奏指法都怪怪的。

人们花费令人惊讶的技巧去学习在乐器,并不是因为那些指法和姿势合适他们的身体,而是因为设计指法和姿势因应着乐器本身,因而也才能演奏。也就是(对指法和演奏姿势的)设计是为了适应(乐器这种)技术硬件,适应了技术硬件才能应用产生活动。

不同地区着实存在一定的差异。不同的文化在食物的选取和食用方式上都有很大的不同。有些地方使用银器,有些地方使用筷子,有些则使用手指或面包。一些地方的文化喜欢更多装饰物,例如面向东亚市场的产品会带有更多装饰性的卷轴和艺术品,而同样的产品要销往世界其他地方的话,其中的装饰部分常常会被拿掉。

这是风格上的差异,但不是基本差异。不同地区的人的驾驶方式不同,美国、日本、欧洲部分国家的司机十分注意安全守法,而其他国家的人就显得有些随心所欲了,于是交通伤亡率也大大上升。不过他们所开的汽车的设计和安全质量控制是一样的,不管在德里、米兰、伦敦还是胡志明市,人们开的车都是一样的。

文化对产品设计关系多大 ?  国外名设计师讲座

能看出这是在北京的一个停车场吗?图片来自Flickr网站。摄影者:sososoto。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的交流方式会有所区别,所以要出国出差的商务人员常常被建议去上一些教授出差目的国的礼仪的短期课程。尽管如此,支撑着交往活动的技术是一样的:电话、电子邮件、短信、名片、商务餐宴……具体行为不同,但是所用产品是相似的。

设计界的回应

我在电子邮件论坛”PhD-Design.”上发布了早前关于上面这个问题的讨论。我收到了大量的回复,其中有很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论述精密的长文。

我的推论所遭到的反对声音多数来自设计研究社区。这个社区受到人类学深远的影响,他们其中一个核心信念就是认为理解以及尊重文化上的差异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争辩,人们的活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化,因此即使当人们使用的是相似的产品,他们也会从产品上创造出完全不同的体验。设计研究者指出不同的人会用多种不同的方法使用同一样产品,以此来满足自己真正的需求。如果设计者可以使设计公司注重人们实际上用产品来干什么,他们就可以生产与顾客真正需求一拍即合的东西。

一连串的批评指出,尽管产品或许有所相似,但是其中通常包含有与文化敏感性一致的变通之处。再者,如果我走进某户人家,观察对其产品的使用的话,我会察觉到在使用方法上的多样化,还有人们为了符合自己需要而对产品进行的改造。

文化对产品设计关系多大 ?  国外名设计师讲座

一个网民的日常用品。图片来自于Flickr网站。一种更有说服力的批判强调,我的理解反映了我那以科技和商业为本的西方教育背景。因此,正如François Nsenga在他那悠长深刻的笔记中解释道,因为我“成长、接受教育、专业实践和进行社会化的地方和环境,还有衍生于其中的我的心态,所有这些文化性的因素没有预先地”足以让我理解到“关心的文化现实”。

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看待现象的态度也是非常不一样的。论战结束在指出,“无论是对于个人来说还是对于区域或者整个地球来说,没有人知道手工艺品的‘均化’现象所带来的潜在危害的确切程度”。换言而之,我们应该像研究生物多样性消失的影响那样去研究文化多样性的消失。

结论

批量生产主导的大量生产的产品生产和工业设计师所接受的教育两者中均缺乏文化多样性,我认为在这点上我的观点是准确的。然而这样的情况,会引起两种不同的解读。

其中一种解读是,存在于世界上不同文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的,标准化是有价值的。标准化能够把地球上的人们联接在一起,使得更好的互动、沟通和理解成为可能。这是西方传统技术观对科技的角色、工业化和未来的看法。

另一种解读是,均化惹人厌烦,抹杀了生活的丰富性,忽视历史根源、礼制和习俗的重要性。文化多样性是一种有力的积极的影响,而作为有责任心的设计者,我们应该关注人们是如何通过在其所在的环境中行为,以此来支持保存文化多样性和丰富程度。产品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如何在不同的情境中被使用的。

全世界的设计教育或许一样,因为很多设计教授都出身于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那么几所大学里头。他们都属于所谓“设计教育的机构”里头的人,共同拥有相似的设计哲学,极大地受到西方传统的批量生产观念和大型跨国公司要求的影响。这种情况尤其符合拿到PHD学位的人们,想想设计界那些少得可怜的能提供PHD学位的教育机构就知道。

区分“批量生产——工业化”的设计与手工艺是非常重要。手工艺制品能够反映跨越世纪和千年的风俗和行为习惯。结果,手工艺者制作的产品更能够紧密地迎合文化的需要。但是来自印度Ahmedabad国家设计学院的Ranjan兄弟写有这样一本了不起的作品——《Craft of India: Handmade in India》,书的副标题反映了这种区分的原因,关键词是“handmade”(手工制作的,译者注)。手工艺品专为人而设计,贴合特定使用者的需求。而大量生产的产品旨在为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所使用。

文化对产品设计关系多大 ?  国外名设计师讲座

手机设计样板。图片来自zurb网站。但是仅仅因为世界上设计者受到的训练是相似的并不意味着产生的结果就应该是相同的。毕竟现代设计教育强调“设计需要为着人们的需要进行”。学生越来越多地接受在观察技巧、设计调查方法、快速建模和改进工艺方面的训练。

千百年来人们对手工艺品进行改造的方法不太正式,而上述的这些设计训练可以被看作是对那些不正式的方法的改良。这些方法,理应提高设计对于文化多样化和人们需要的敏感性。

有必要注意的是,这篇文章涉及的争论是专门指向工业设计和研究互动设计的设计者。所以即使有人认为文化的影响对于批量生产是微小的,但是相比之下,其他领域的设计对文化的敏感程度更高。我期望着服务型设计会显著地呈现不同的文化性,因为社会互动仍然是文化多样性的主要来源。在沟通和互联网领域漫天盖地的社交网络也会因文化而不同。其他领域的设计也会有属于该领域的文化敏感力。

最后,这个争论在多大程度上源自于我自己的文化偏见呢?我在西方接受过技术和科学性的教育。我曾经就职于主流要研究性大学的心理和认知科学学院、电气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院以及工业设计学院。我的工作经验包括担任大型跨国电子产品公司的高级执行官。会有与我的背景、教育经历很不一样的人,提出相同的论题吗?

我将以文章开头的同一个问题结尾:文化在产品设计中应有何种程度的重要性?

编后记: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如果在中国进行产品设计,文化重要吗?装饰性的“文化元素”足够构成有中国特色的设计吗?如果设计由技术与活动决定,在中国 的都市人越来越与其他国家的相似这一情况下,文化在设计中的重要性又如何?随着3D印刷技术的成熟,文章里提到的“手工艺”/“手制”的活力将会得到加强,彼时,文化在设计中的重要性又如何?

关于DON NORMAN

Don Norman声称他的人生目标是对世界有重要的影响,但同时要从中行乐。他既是一个商人——苹果副总裁、惠普和一家初创公司的执行官,也是学者——任职哈佛、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西北大学、韩国科学技术学院。作为尼尔森.诺曼小组的共同创办人之一,他担任董事会成员。他致力令公司产品变得更有趣,更好用,以及效益更高。他是IDEO成员以及和国家工程学术委员会会员。他经常作出重要的发言,也因为他自己的许多著作而知名,包括《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Emotional Design》还有十月出版的《Living with Complexity》——在书中他反对简单(simplicity)。



欢迎留言

页面生成消耗的时间 0.415 秒,此页面一共查询了 109 次数据库!缓存时间:2020-10-29 12:49:01你的IP为:34.232.5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