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这篇文章在整体的感觉上会和我之前的日志不同,他是我字徒时代的一篇作业,没那么幽默,也没有网络化,但是都是我通过查询资料,维普到的干货,虽然内容定格在了 2009年,但是我还是想通过网络传透给广大的设计者们…

直到学徒时代的结束,我依然是美院的崇拜者,曾在心底里渴望能够座进美院的教室,虽然我此生也许再也无缘美院,但是我还是可以用我的小笔头写自己心目中的美院〜这样也不算太差吧!
2009年3D打印在建筑上还没有像是今天这样被普遍采用,但是我觉矶檐新早就看到了趋势,他是超前的,如果技术更为成熟,他设计的喜马拉雅中心,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会更为奇特!

摘要:本文将会根据新美院美术馆的外形特征带来的全新视觉概念进行分析,意在解读新美术馆 在外形下所带来的展示意义和功能特征。

关键词:未完成无意义当代艺术矶崎新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2008落成   中央美术学院新美术馆

被人们熟称为未完成建筑师矶崎新的建筑作品中央美术字院当代美术馆的落成在完成中央美术 字院迁校后最后的建筑规划的同时,也为这个东方古国带了一份“绝对零度”的全新建筑理念,随之,由798联合周围醣酒厂旧址,形成了在东亚范围内屈指可数的大规模艺术区域。

美术馆也因此成为中央美院以及周边艺术区域的地标性建筑物,以及核心设施。
由于篇幅的限制,本文将着重于以外形来分析新美术馆的诸多特征。
曰本建筑师矶崎新近年来频繁与中国合作,在此之前就已经有了深圳音乐厅,上海九间堂别野,这样的建筑作品。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年轻时期的矶崎新曾经是丹下健三工作室的一员,后自立门户,而它建筑的“未完成”性则来源于自己曾经在飞机上俯瞰当代城市的某种启发,在矶崎新看来,人类所去塑造的这些浓妆艳抹的混泥土建筑在展现抗争性的同时终就会被毀灭,那么附着于建筑的诸多意义也会随之崩塌,那么我们建筑 的结果也许就是一种真实的无意义。在《反建筑史》中矶崎新描述了空中城市,电路城市等诸多不为 被完成的构想,而近年来老人从新回归主流建筑师行列,而中央美院新美术馆则是他建筑理念的又 一次“无意义”的全新展现。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初看美术馆的外形,一种难以言述的生命力悠然而生,在浓重的灰色调下,你甚至不知如何去描述 它究竟为何而生为何而用,而恰恰这又是美术馆的魅力所在。
自从密斯时代后“方盒子”博物馆的概念一直是支配性的主题,在追求中性(或是尽量中性)的展示空间的试验中,似乎方盒子,洁白的地面和天花板是切断外界空间,形成展示“最佳零度”的完美答案。

而随着后现代建筑风潮的衰落,以及功能主义的全新定义,而在“少就是多”的终极现实下所衍生的白板空间它的非物质性(我的解释:一种极力对环境和自然抗争的极端形式)和形式感的缺乏日益明显。
而我始终认为新美术馆的落成是西方建筑设计进入中国三十年以来以及当代艺术侵入中国后的一个集体性,标志性的绝佳展现。

中央美术字院新美术馆,在外型上沿用曲线,这可以说是一种对新艺术运动时期朴实自然主义的回归,也可以说是最新数字技术的完美展现,它外观的物质性力置来源于,建筑外形拒绝成为任何一种确定的形态,展现的是一种未完成的视觉张力,为了达到一种建筑物外形的“无意义”

而对于当代美术馆的功能性而言,实际是一种悄然的暗合,暗合了展品的主角地位和美术馆的时空流动性,这种再现上几乎是“无”的外形构造却在某种意义上胜于其它博物馆。在这里,“乌托邦”的向往成为了最大的力量。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不管从任何角度,你都无法对这个建筑形成印象,他更像是一堆废墟……

矶崎新不同于其他建筑师的原因之一在于他对数字化的理解和运用。一般情况下数字化辅助设计是当下的主流(仅仅是利用计算机来绘制构想图)。而矶崎新选择了数字化参与设计(一部分图纸由 电脑自行设计),就是和计算机一同进行建筑图的设计,通过特殊的软件利用计算机的强大运算和模拟能力,输入特定的数据和环境值来得到计算机设计出来的“自然形”。

1998年矶崎新在中国国家大剧院设计方案中就借助计算机来仿样函数去模拟浮云状屋顶的不规则曲面异形体,虽然方案落败,但是数字化的参与设计在之后的中国美术馆新馆方案正大喜马拉雅中心方案都得到展现,而在中央美术字院的曲线外形的“为完成”性上,可以说相当大的程度上是运用计算机来辅助设计的。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利用电脑模拟运算得到的美术馆外形示意图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年矶崎    中国国际大剧院设计方案——利用计算机模拟的剧院预想图

在美术馆的外延墙体上則是试图达到一种表皮肌理的效果,铺设了近三万块板岩(一种中国传统的板岩材料),由之前建筑师曾经设计的西班牙人类博物馆和日本奈良百年纪念馆表面上看。美院美术馆与这两个建筑有相似之处,均由曲面体围合而成。而在比较下你会发现美院美术馆在空间组合方面较前两个建筑形式都有很大的不同。曲线语言,已由二维跨越到了三维,砖瓦的传统外在形式和曲线的结合在视觉上形成了一种矛盾下的丰富感。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新美术馆的外在形式的奇异实际还适应了当代艺术的大空间工厂艺术区的要求,而这些可以从内 部空间的分析得出结论。

相对于传统些的中国美术馆的外形而言,短短的三十年,中国人对于美术馆的外在形式的理解和把握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对政治寄托性的建筑附着到了无型中的形,而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出现也同样标志着中国建筑的一个全新的走向。

 

美院狂热者:无型中的形——中央美术学院当代美术馆  design information

参考书目(注释):

《反建筑史》   矶崎新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ARCHITECT》   2008年6月刊   程启明   P11

《时代建筑》   2009年1月刊   范凌   FAN    Ling    P129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