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化」已成为新兴网络服务中不可缺少的元素,聪明的系统必须根据使用者的喜好以及习惯,过滤掉「不必要」的信息与讯息,让我们觉得「嗯!这地方真不错,每次来都觉得值回票价!」脸书会将我较常互动朋友的讯息,排序在比较前面;Behance 也会把我喜爱的设计师所欣赏(Appreciate)的作品,也一并显示在我的首页,让我每天花上好一段时间,沉浸在这些不可思议的巨作中。

抽离过滤罩,混合创造新思维 设计思维 设计前沿  design information

这些听起来不是非常完美吗?就好像去到餐厅里面,厨师在上菜前就已经针对我平时个人的喜好,帮把我讨厌的食材或青菜都已经挑了出来,我甚至连看都不会看到它们出现。

Eli Pariser 在《The Filter Bubble》一书中,描述了个人化的隐忧以及未来可能的危害,使得我们在网络上的族群集中度更高,拥有相同喜好的人们被集聚在一起,拥有高度关联性的人们越趋紧密,但渐渐的我们所吸收到的信息与看法,其实也将会越来越狭隘而缺乏全面性:

 

但其实先不要说这些网络服务与媒体,怎么将我们陷入过滤气泡的问题中,而是我们平时怎么不断地让自己陷入自我的过滤罩子当中。

就好像看电视一样,对作者自己本身的习惯来说,回到家休息打开电视时,第一时间转往的节目台就是国片台们,接着就是国外各大电影台,发现没有特别有兴趣的内容后,才转往探索频道与国家地理频道,而对于知识频道类的内容,也是有兴趣才会坐下来好好观赏。

而对我自己有兴趣的内容来说,不外乎是有关天文、科技或二战历史等,虽然这些有兴趣的节目都还是能够持续给予让笔者非常多新的知识与想法,但每次能够真正让自己感到「喔!原来是这样阿!」的感动与启发时,通常是在某些餐厅内用餐时,电视放着一些节目,里面播着我平常不可能会花上时间细细品尝的内容。

「勤于接触不感兴趣的东西是一种公民美德」– 科技线记者 Clive Thompson

我们的生活中就是一个不断自我过滤与选择的过程,而这些网络服务与媒体只是更加强放大了我们自身的过滤罩,即使是在一个较为开放的实体书店中,没有人会针对「你」而在你踏进店里时,将你有兴趣的书类别摆设你眼前,但你却选择了走向了旅游区、文学区、健康养身、或是杂志区,而网络书店则更是加深了这个过滤的效果。

但很不幸的创意的产生,通常是由随机两种不同面相与领域的东西,碰撞结合在一起而诞生,而这就必须要仰赖不断注入新的知识与体认泉源,才有办法孕育出新的物种,许多令人啧啧称奇的艺术巨作,不过是用了生活中一项随手可得的物品,去呈现表达另外一件你所熟悉的事物,这些都必须仰赖你平时生活中的各种体验,再从这些体验找到关联性与互相搭配而生。

但长处于一个被自我或是外在过滤后的环境当中,很容易就限于盲点之中而窄化了自己,并且同时错失了许多不值得你错过的体认与事物,生活中你有过多少朋友,是在熟识之后,你才发现原来他或她不是心中原来所想象的那样子?从小到大,我们历经了多少次推翻自己所坚信的想法与观点,那么我们又该怎么相信,现在眼前所见到的,就已经是一切了呢。

试着下次在逛书店的时候,走进那个在你心中是第三、第四顺位以后的区域,也许不输你在第一顺位区域中的所获得的提升,甚至更多。

被自我或是外在過濾後的環境當中,很容易就限於盲點之中而窄化了自己,並且同時錯失了許多不值得你錯過的體認與事物,生活中你有過多少朋友,是在熟識之後,你才發現原來他或她不是心中原來所想像的那樣子?從小到大,我們歷經了多少次推翻自己所堅信的想法與觀點,那麼我們又該怎麼相信,現在眼前所見到的,就已經是一切了呢。

試著下次在逛書店的時候,走進那個在你心中是第三、第四順位以後的區域,也許不輸你在第一順位區域中的所獲得的提昇,甚至更多。

文章来源

属性标签: ,